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团结湖参考
团结湖参考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5,476
  • 关注人气:2,9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为了庆祝国际劳动妇女节,我翻出了《时时刻刻》来看。这部女性主义电影,用维吉尼亚·伍尔夫的小说《达洛维夫人》串起不同时空的三个女人的心灵史。作家伍尔夫本人濒临精神崩溃,终身与被束缚感缠斗,直到沉河自尽;20世纪50年代,小说的读者、家庭主妇劳拉,因为琐碎的家庭生活痛不欲生;20世纪末的女性克拉丽莎,和小说里的达洛维夫人同名,过着达洛维夫人式的生活,并心甘情愿陷于琐碎,却依然孤独忧伤。


消费主义社会里,妇女们的彷徨,似乎能轻易被买买买消解。电商们鼓噪起来的“女神节”、“女王节”,用貌似恭维的词汇替代了被妖魔化多年的妇女二字,顺便把“劳动”的意义也扔到了远处。君不见,某宝最带货的男性美妆博主,老喜欢号召广大妇女让老公买口红、用口红征服男人。我喜欢口红,而且不反感男孩子梳妆打扮,可既然你这么摩登,思想要不要也跟上时代?


消费主义的诱惑,让人很自然地想起波伏娃的警示,“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达到极乐”,或者亚裔美国脱口秀演员黄阿

标签:

杂谈


2018年的跨年夜,湖南衡南县三塘镇的罗氏夫妇被自己十三岁的儿子锤杀。事发三十多个小时后,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弑亲者有智力障碍的姐姐在讲到这件事时,只会说几个零碎的词语:钱,游戏。亲戚据此理解,是父母不给儿子钱打游戏,引发了血案。可这条线索如此破碎模糊,现在谁也说不清,少年真正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

人们很自然地想到另一起案件:湖南沅江泗湖山镇,十二岁的少年小吴朝母亲连砍二十刀,致其当场死亡。冲突的起因,现在想起来很是匪夷所思,小吴偷偷抽烟,妈妈发现后大为光火,举起皮带打了儿子一顿。

?

这两起惨案只相隔十几天,震惊叠加,寒冷彻骨。

?

人们显然慌了神,呼吁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的声音就没有停过。关于这个问题,刑法专家说得很明白,简单降低年龄非但不能遏制犯罪,还可能造成交叉感染、促使未成年人形成反社会人格等新问题,是回避问题、转嫁责任的做法。

?

但是大家

标签:

杂谈

春风一来,网红如柳絮般纷飞。短短几天时间,霍金、科比,还有那条明显质量不过关的小船,接二连三地被送到了风口,飞得仪态万千。最后的最后,嗨翻天的是躲在屏幕后面的网友,当事主体反而被虚置了。很多年以后,当科比想起退役的那个夜晚,恐怕还是闹不懂中国网友为啥一本正经地“歌颂”他“带领公牛队勇夺大力神杯”。

也不知道,网友无边无际的脑洞,以及同样无边无际的恶搞欲望,会不会让网红陷入尴尬。


蜗牛与沙漏

有些奖得了会尴尬,比如金酸莓奖。今年初,泰州市设了个政务版金酸莓奖,名曰“蜗牛奖”,专门“表彰”那些不作为、慢作为的机构。前几天,第一批获奖名单新鲜出炉,12个部门拿到了“奖杯”。如果有获奖感言环节,不知道这些部门的负责人要脸红心跳着感谢谁?

“蜗牛”这个比喻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官场生态中。2015年底,在温州电视问政的节目现场,市民给鹿城区副区长黄定

标签:

杂谈

?

二十多年前,我爸妈成为制作点心的个体户,那时候我经常跟他们一起去周边的大集上摆摊。我们家是办了食品经营执照的,因为较大一点集市上都会有工商执法人员来检查。但所谓有无执照,差别大概就是有没有交上那笔办证的钱。虽然我无法确认我爸办证时是否体检过,但可以肯定,从未有执法人员到我家来检查过生产环境。所以每每看到县电视台宣传取缔无证经营时,我内心总会冒出一个声音:有证无证,究竟对于消费者有什么实际意义呢?你看,从那时起我就具备一个评论员的批判思维了。

当然现在的执法肯定要比当年严肃很多。这几天广州一个火锅店因为超范围经营拍黄瓜等凉菜,被罚款一万元。看了新闻以后才知道,原来国家对于经营凉菜有着细致的规定,操作间的面积、人员、设施都必须达到一定标准,才能申办从事凉菜加工的《餐饮服务许可证》。而这家火锅店的许可证上不包含凉菜加工,所以广州黄埔区食药监局没收了其经营凉菜21天所得139元,并罚款1万元。

按理说,这起处罚无论从执法程序、援引法规条文上都挑不出瑕疵。根据去年实施的《广东省食品安全条例》第六十条:违法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5000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

标签:

杂谈

本来应该放松的五一假期,人们的心却一直纠结着。先是4月30日一段海口市某村拆除违章建筑现场的视频里,统一装备的“虎贲勇士”们手持木棍殴打毫无反抗之力的妇孺,凄厉的哭声还未散去,“魏则西之死”事件就再次引发了舆论如潮般的批评。21岁的大学生魏则西因为身患罕见的滑膜肉瘤,带着最后的希望通过百度搜索到“部队三甲医院”北京武警二院,不料这家医院号称可提供“生物免疫疗法”的科室是由“莆田系”承包,其宣传的各种治疗效果充满了欺骗性。而百度对他的大力推荐,则是基于已备受争议的竞价排名。花光筹借来的20万元医疗费后,魏则西以对网帖《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的回应,留给世界一个绝望的答案。

舆论对于这起事件的强烈反响,不仅是出于对一个年轻生命的惋惜,更像是压垮脆弱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长期以来人们对于百度竞价排名中不加审核的虚假信息,以及对以莆田系为代表的民营医疗机构混乱的不满,借此一股脑爆发出来了。人们纷纷追问,到底谁该为魏则西的死、为我们的医疗安全负责?

《论语》中记载过孔子的一句名言:“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孔子的弟子们没能给出回答,但朱熹在《四书》批注中

标签:

杂谈

《红楼梦》里有这么一个情节,贾宝玉得了一场急病,怜孙心切的贾母对太医说:“若耽误了,打发人去拆了太医院大堂。”虽只是一句玩笑,但言语间也不乏威慑。假如宝玉吃了太医的药真出了偏差,怕也难免一场“医闹”风波。从虚拟的故事到眼前的现实,不知道医闹现象背后,是不是贯穿着某种文化上的遗传因素。

近日有媒体报道,河南临颍县人民医院门前,一名死亡幼儿的亲属们张贴照片、拉横幅、哭闹不止。当地警方在多次劝离未果、喷辣椒水驱散也无效之后,果断对天鸣枪示警,据说“极大震慑了‘医闹’人员”。

一边是号哭的死者家属,一边是果断鸣枪的人民警察,两种形象共同塑造出一种极端而诡异的情境。从单纯的视频截图里,旁观者很难选取自己的立场。同情死去幼儿的家属吧,好像有鼓励医闹之嫌。赞赏鸣枪的警察呢,似乎又对弱者过于冷漠。这种纠结的心态,恰好反映出医闹现象的复杂性。

如果不是警方采取“鸣枪制止”这种非常的处置手段,在医闹现象泛滥的当下,这起事件大概无法获得媒体的报道。相比年初轰动一时的“中科院医闹”事件,以及血腥的“温岭杀医案”,它既不抢眼、也不惊人,但仍然值得思考。最高法去年公布的数字

标签:

杂谈

这个夏天南北方的雨水都特别多,正要庆幸南方没有出现去年那么大的洪灾,强大的台风“天鸽”再次展示了大自然的力量。不知为什么,看这种狂风暴雨的画面总有种刺激感。直到看到一名男子在大风中试图挽救即将被吹倒的货车,最终自己却被砸在车下,当时心里咯噔一下,人可能没了吧。看了朋友圈一篇热文才知道,这名身亡的周姓男子54岁,车子才买两周,当时人家都劝他算了,但最后悲剧还是发生了。

在所有的自然灾害中,人面对狂风时的对抗感特别强。人在风雨中艰难前行的画面,在悲情之中,总散发着有一种不屈的力量。高明的艺术家懂得借助风雨来渲染感情,所以表现人生沧桑慷慨的诗文,多会有风雨的意象。白先勇的小说《孽子》里就有一个类似的情节,主人公李青在台风里苦苦地帮助一个瘦弱的女摊贩把一车水果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我当时读到这里简直要放声大哭。因为他的弟弟也是死于一场台风,而他的母亲也像这个小贩一样艰难地搏生活。人在苦难面前的互相扶持,有一种让人泪流满面的力量。

新闻不是艺术,但它可以像艺术创作一样地打动人,因为它们都触动了人们心底那份真实的情感体验。关于这名周姓男子并没有更多的细节,人们不知道他是贫是富,也不知道

标签:

杂谈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事情被披露之后,陕西富县做过两次回应。第一次回应的主要意思,是说李志锋书记是“被署名”。第二次回应更细致一点,经过初步查明,稿子是由县纪委人员撰写,县委办工作人员提交的。至于李志锋书记对稿子的撰写和发表是否清楚,“结果很快会出来”。和很多吃瓜群众的反应不同,我对这样的回应基本上还算满意。为什么呢?因为人家说了实话嘛。

稍微做一点案头工作,就会发现,署名李志锋的这篇抄袭稿子,是发表在延安日报开设的一个专栏上面。这个名为“圣地廉声”的专栏,是由该报和延安市纪委共同开办的,撰稿人都是当地的各级领导干部。开专栏的想法本身是好的,不过就是有点难为人。领导干部、尤其是县委书记,平时工作都很忙,让他们在百忙之中静下心来写一篇廉政佳作,确实有点勉为其难。于是,就免不了出现“文替”的现象,下面的工作人员把稿子写出来,领导过一下目,就署名发表出来了。如果非要说这里面谁有过错,我觉得那个负责撰稿的人实在太不走心。即便是抄,你也要抄得有章法一点,哪有这样给领导挖坑的?再有水平的领导,也很难一眼看出抄袭的问题啊。

如果对比该专栏其他领导的文章,就会发现,一个好的撰稿人

标签:

杂谈

?

跨年前后,北京经历了时间最长的空气污染橙色预警时期。这段日子,生活在北京的人普遍感到很难熬。当然,承担雾霾治理责任的各级政府官员同样很不好过。继环保部长陈吉宁面向媒体表达内疚自责之后,1月7日,北京市委副书记、代市长蔡奇再一次公开谈及雾霾治理。他邀请16位媒体、企业、市民代表和他一起“加班”,到市政府参加交流座谈,并解答了公众关于空气污染治理的若干疑问。从多家媒体的报道看,蔡奇代市长表现了他一贯的温和、坦诚与担当。他表示,他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看天气、看空气质量指数,对持续雾霾“深感不安”。这样的讲述,让公众感受到了“呼吸与共”的真实意味。


交流过程当中,也有媒体提到了相当“敏感”的问题。比如央视记者提问,北京对大气污染治理投入不断加大,但效果不尽如人意,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这个问题的确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北京人的疑问。在政府投入很大,并且数据显示雾霾治理取得了成效的同时,公众对空气质量的直观感受并没有变得更好,这是为什么?


应该说,任何直观的感受,与科学意义上数据的测量,往往是存在一定偏差的。前几日,环保部长陈吉宁也解答了类似

标签:

杂谈

白银系列奸杀案告破、凶嫌高承勇到案之后,白银城区响起了鞭炮声,笼罩在白银市民头上的那道久远的阴影,仿佛在喧腾声中也被驱散了。

舆论同样反应强烈。在回顾了这一恶性刑事案件的诸多细节之后,很多人都对公安机关的破案能力感到由衷欣慰,安全感无形之中也得到了提升。

白银系列奸杀案得以破获,与公安部今年3月推动的疑难命案积案攻坚行动有关。据有关人士透露,甘肃公安厅厅长马世忠对该案也一直很重视,曾经下过破案的死命令。但在这一切之后,还另有一个明星,就是普通人很难懂得的基因检测技术。因为这一技术的进步,只要现场的证据材料能够与某个人的DNA部分吻合,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嫌犯。高承勇就是被他在狱中的一位父系亲属的DNA“供认”出来的。

看到媒体的相关报道之后,很多人像我一样顺便来了一趟“走进科学”,从而打消了心中的疑虑。用这种科学的方式破案,的确算得上办成了铁案。

有的案件告破能够赢得如潮的掌声,但有的案子破了,引来的却是更多的疑问。比如,影响巨大的徐玉玉被诈骗致死案,公安机关同样反应神速,很快就有三名嫌疑人到案,在逃的另三名嫌疑人则登上了公安部A级通缉令。公安部通缉令分为A、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